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雪狼出擊 > 第916章 順藤摸瓜
    隨著夜空中傳來了一句話,對于那個家伙來說就仿佛是從地獄里面傳來的鬼魅之音似得。

    當時那小子后脖子就冒汗了,下意識的轉過身來,看到一個全身漆黑,如同一塊人形的黑煤球一樣的東西,除了兩只眼睛動一動還能看出來白色之外,真的就是一個黑鬼轉世。

    “你,你是誰?”

    那小子被嚇壞了,當時褲襠里就夾著一灘濕漉漉的液體,下意識的想要從腰里摸出手槍來,可是費了半天的勁兒,也沒有摸到手槍在哪兒。

    “別費勁兒了,你是不是找他呢。”

    黑鬼說著,將手里的手槍對準了那小子的腦門,一股殺意令那小子不寒而栗。

    “爺爺饒命,爺爺饒命,我也是上至下派,求求你別殺我,就把我當成一個屁給放了吧。”

    那小子在看到林松第一眼就嚇破了膽,此時更是嚇得魂飛魄散,雙腿一軟就跪了下去求饒道。

    “這么大一個屁,我的菊花可承受不起,問你什么就說什么。”

    林松說完拉了拉保險,仿佛是準備開槍似得,嚇得那小子連跪帶爬的摟住了林松的雙腿。

    “我說,只要是我知道的,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半點隱瞞您就立刻射殺了我。”

    還真是慫包一個,哭的是感天動地,也不知道是淚水還是尿水,反正此時這小子整個人都被弄得濕漉漉一片了。

    林松也沒有想到這么容易就抓到一個俘虜,真是送上門來的,他才舍不得殺掉呢,還有很多疑問得弄清楚再說。

    “誰派你來的?”

    林松估摸著這伙人肯定是從基地那邊過來的,敵人的大本營就在眼前了,因為他剛剛聽到那些人這么說過,弄死了自己之后,基地就安全了的話。

    “我們的司令官富勒姆。”

    那小子哪里還敢隱瞞,一五一十的說道。

    “富勒姆是誰?”

    好像不是林松想要的答案啊,怎么說他也需要一個法克斯博士的名號吧。

    “我們基地的總指揮。”

    “你們基地主要負責什么活動?”

    “回長官,我們在這里主要負責保護一些特別的科研人員。”

    好像這回沾點邊了,科研人員不就是法克斯這樣的知識分子嗎?

    “嗯,法克斯這個人聽說過嗎?”

    林松覺得還是給這家伙提點醒吧,要不老是繞彎子也浪費時間。

    “法克斯?沒有聽說過。”

    那個家伙思索了片刻,好像是絞盡了腦汁,又擔心林松不相信他,一副很為難的樣子說道。

    “那剛才駕駛飛機去你們基地的那個老家伙又是誰?”

    林松想了想,覺得還是換一個提問方式,也許能夠打開這家伙的思路。

    “老家伙,沒有老家伙啊,剛才降落我們基地的只有詹姆士先生一個人。”

    那家伙思索了半天終于響起了一個人,但是不是什么老家伙法克斯。

    “你是說今天駕駛直升飛機降落的是一個年輕人?”

    林松瞇起了雙眼,怪不得從一開始他就感覺法克斯不像是什么老家伙呢,從他的皮膚還有血氣方剛來判斷,他就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家伙,看來自己的判斷沒有錯。

    “哦對了,詹姆士先生,是我們這里有名的多面人,他曾經以一個老太太現身過,易容術是他的拿手好戲。”

    那小子這么一補充,就讓林松豁然開朗,原來如此,看來從始至終林松都被那個該死的法克斯給欺騙了。

    如果是詹姆士的話,那么真正的法克斯呢?

    “你知道不知道有一個很出名的學者,專門在考古和生物醫學有很高造詣的老學究……”

    林松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那家伙打破了。

    “你是說法克斯啊,我終于想起來了,幾天前老先生就已經被請到了我們的基地,受到特別的保護。”

    果然如林松的預料一樣,真正的法克斯已經被基地的人給抓走了,他們不惜殺害了所有和法克斯有關的人。

    “活死人這件事你知道多少?”

    林松進一步逼問道,如果那小子有什么動作的話,林松會毫不猶豫的射殺了他,因為這件事已經超乎了林松的能力范圍之外,更確切地說林松被激怒了。

    一個特種兵隊長,居然被敵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真的是可惱啊。

    “你是說那種感染者?你放心基地周圍幾十里是不會出現感染者的。”

    那家伙還以為林松害怕遇到那些感染者呢,面帶著諂媚討好的笑容說道。

    “這么說你們已經研究出來對付感染者的特效藥了?”

    林松沒有想到,這些人的實驗已經進入實質性的階段,如果控制了被感染者的話,那么整個世界豈不是也是他們說了算的嗎?

    “算是吧,不過好像還缺少一個什么人,我們這次來就是擔心你破壞了這次行動,所以才不得已對你下達了必殺令的。”

    當說出了這些話之后,那小子還是有些害怕林松,擔心他暴怒之下那自己來出氣。

    “你的意思說,那個人我認識了?”

    林松的第六感里面總有一個神秘的人,現在估摸著他也該出現了。

    “認識不認識我不清楚,但是那個人綽號劍王,手里有一款對付感染者的特效藥,根據下達給我們的命令看,他今晚就回到基地。”

    那小子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說了出來,再問也是無關緊要的一些東西了,對大局沒有什么影響,所以話到了這個時候,那小子也基本上沒用了。

    “好吧,你留下來吧。”

    林松冰冷的嗓音里面,充滿了冷酷的殺戮味道。

    嚇得那小子連逃跑都不會了,只是一個勁兒的給林松磕頭求饒。

    “別殺我,我還有家屬,他們需要我寄錢過去養活呢,求求你別殺我。”

    看著慫包可憐的樣子,林松就覺得好笑。

    “我是說你可以留下來,和我們一起行動。”

    林松只好把話說完整了。

    這個時候張飛宇和雪狼也沖了過來,雪狼就是最好的試金石,看著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就說明那小子徹底的被震懾住了,不敢生出來反叛之心。
8号彩票刷流水有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