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的廁所通異界 > 第187章 血影狂刀:氓
    所謂的臨時宿營地,其實也就是原始人們在在河岸邊上,占據了一塊空地之后,點起了足夠多的火堆。

    然后,以部落中的女人和小崽子睡在里圈,男人們睡在外圈的方式安置了下來。

    而搭建帳篷和木屋這些奢侈的想法,只能說一切都是想多了。

    于是,在抵達了濟水源頭的第一天晚上,宋勇再度的和衣的睡在了草地上,眼前就沒有一絲污染的純凈星空,鼻腔間聞著醉人的花香味,一切都還算是不錯。

    當然,要是沒有半夜的時間里,爬到了衣服里的螞蟻和其他小蟲子。

    還有早上的露水,打濕了他的頭臉的話,一切還不算是太差……

    早早的起床之后,灰兔部落與其他提前抵達的部落一樣,開始為了第二天的上巳節提前準備了起來。

    有關于食物方面,他們攜帶過來的魚干和肉干還有很多。

    但是,男人們還是前往遠處的山林,打算狩獵一點新年的肉食回來,還有帶回足夠使用三天的柴火。

    至于婦女和兒童,則是在草地上開始采摘起了蘑菇。

    在現代位面的時候,宋勇就已經是耳聞過在草原地區,有著一種被稱之為口蘑的珍貴蘑菇種類。

    據說這種口蘑的生長條件相當的苛刻,只有在有著羊糞和羊骨的地方才能成長出來,所以在數量上非常的稀少。

    在味道上卻是異常鮮美,可是蘑菇中非常難得的珍品。

    問題是以宋勇之前的可憐身家,連吃飯都是一個問題,能吃得起這種稀少的美味才是怪事。

    不過在到了這里之后,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這些圓嘟嘟的白色蘑菇,看起來能有那個手掌的大小,宋勇在帶隊一路走過來的時候,可是看到了不少的數量。

    明天用來這些燉湯,一定能將隔壁部落的小崽子都給饞哭了。

    一時之間,連宋勇都加入了采摘蘑菇的行列中去了;唯有氓和翎兩人,在吃飽喝足了之后,繼續的躺在了營地中休息。

    在這期間,不斷有著新的部落抵達。

    他們對于占據了第二號宿營地的灰兔部落,他們無一例外都露出了驚訝,還有等著看好戲的神情來。

    想來也是,一邊是名聲鵲起、有著灰兔覡大人存在的強悍小部落。

    另一邊,則是長期爭搶這個第二號位置的五個中型部落;對了,其中的韌骨部落現在也有了一位韌骨巫。

    屆時,為了爭搶這塊第二號的位置。

    同時,也是雷野澤西南地區的第二強部落的隱形地位,過程一定是非常的精彩。

    可惜的是,隨著除了韌骨部落之外,其他四個中型部落的紛紛到來,他們并沒有看到那些喜聞樂見的場面。

    這些中型部落在短暫的遲疑后,分別占據了其他第三到第六號的位置。

    根本沒有一點,打算派人向著灰兔部落發起挑戰的想法。

    反而,這些部落的首領們會在第一時間里,就拜見了那位穿著古怪衣物、年輕的有些過份的灰兔覡大人。

    雙方將一根會冒煙的棍子塞在了嘴里后,嘻嘻哈哈的說笑了起來。

    雖然因為隔得太遠,聽不到這些人到底在說著什么內容;但是總的來說,他們的氣氛是非常的和諧,根本不會打起來……

    這樣的情況,一直是持續到了天黑前兩個鐘頭的時候。

    在赤柏部落的領頭之下,一條看不到盡頭的長長人流,浩浩蕩蕩的抵達了草場這里;這是剩余二十幾個大大小小的部落,結伴而來的壯觀景象。

    其中,就有著最后的一家中型部落:韌骨部落。

    而這個時候,灰兔部落的眾人已經完成了狩獵和采集,正在營地中休息。

    等這些部落抵達了草場之后,第一時間就分散了開來,如同往常一樣開始尋找地方,將部落的營地安置了下來。

    可是,不管是徑直走向了最靠近瀑布那塊寶地的赤柏部落。

    還是隨意的在后半段地區,打算隨便找塊地方安置下來的其他小部落,其成員們在忙活的時候,都很有點心不在焉。

    因為看樣子,韌骨部落根本沒有打算隨意找塊地方,安置下他們的宿營地;也沒有將其他相對較弱的中型部落趕走,搶占其他好位置的打算。

    而是徑直在那位漂亮的韌骨巫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走向了灰兔部落的營地。

    在這一刻,就是場中半大的小崽子們都知道,一場好戲馬上就要上演了。

    *******

    兩軍陣前,哪里會有主帥親自上陣進行叫罵的事情發生,那得多丟面子!

    同樣的道理,在原始部落的沖突中,自然也不會讓尊貴的巫覡大人,像個撒潑的婦人一般當眾叫罵。

    所以,站在了灰兔部落的宿營地之外,韌骨部落那位叫做骸的圖騰戰士出馬了。

    這貨揮舞著手中,一根將一頭打磨的異樣尖銳的骨槍,對著營地中的灰兔部落上下,嘴里大聲叫罵了起來。

    “灰兔部落的人聽著,馬上將宿營地給讓出來,這里只有尊貴的韌骨巫和她統領下的強大韌骨部落,才有資格占據。”

    哪怕對比起韌骨部落這個上千人的巨大隊伍,灰兔部落的那一百多人很有點不夠看。

    但是在這樣的場合之下,灰兔部落的一眾土包子們,怎么都不會表現出認慫的態度;再說了,至始至終這些家伙們,那也沒有打算認慫的意思。

    在勇哥需要保持身份的時候,氓這貨站起來回話:

    “放屁!難道尊貴的灰兔覡大人,就沒有資格享有這塊宿營地的資格?廢話少說,不服氣的話就按照傳統,讓我們來一場勇士間的對決,來決定宿營地的歸屬吧。”

    “好!”那頭的骸斷然答應了下來。

    說完之后,他手中用力的高舉起了手中的骨槍,干脆的向著兩方之間的空地走去。

    向前走出了數十步后站定,骸這貨還向著周圍的眾人,按照以往單挑時的固定套路,得意洋洋的報上了自己的名號:

    “韌骨部落圖騰戰士:骸,請戰!”

    看來對于目前的狀況,韌骨部落早就有了決定和計劃,只是讓宋勇沒想到但是,上次與他們打過交道的骸,還是韌骨部落中頂尖的好手。

    同樣,他的對手氓也緩緩的走出宿營地。

    只是,看著氓身上的防爆頭盔和身上的防刺服,骸心中很有一些頭疼。

    主要是在豺的嘴里,他知道了這些古怪的東西,連最鋒利的石矛都無法刺穿。

    那么,他手上的骨槍雖然說起來更加鋒利,但是能不能刺穿那些堅硬的烏龜殼,他也沒有多大的把握。

    本能之中,他就將目標看向了那些沒有被防護起來的位置……

    氓這貨出站的時候,連鋒利的鋼制長槍都沒有帶上,而是在腰間的獸皮上,右邊插著一把西瓜刀,左手邊插著那把殺豬刀。

    這樣的打扮,是他發現了自己在單挑的時候,用著這樣的短兵器更順手。

    也更加能夠配合勇哥,為他制定出來的戰術。

    行走之間,氓也是大聲的報出了自己的名號,一個勇哥幫他想出來,無比讓他感到拉風的滿意名號:

    “灰兔部落圖騰戰士,綽號血影狂刀:氓,請戰。”

    不提這個名號換在現代位面,中二不中二的問題;最少在原始時代位面被報出來之后,周圍的吃瓜群眾聽到后為之一片驚嘆和叫好。

    在名頭上,氓可以說是還沒有開打,就已經是徹底的碾壓了對手。

    一時間,眾人看著上身黑色的防刺服,配著下身大紅色打底褲,腰間插著雙刀的氓,頓時覺得這貨的身影越發的顯得高大,簡直是沒打就贏了一半。

    不過,對于灰兔部落的一系列騷操作來說,這里才是哪里?

    在宋勇的指尖按動之下,喬幫主出場時的bg也就是97港版的那一個版本,在空曠的草場上空響起。
8号彩票刷流水有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