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始于權游的西幻之旅 > 219 主動投靠
    相隔多年,再次見到梅葛這個特殊之人時,藍禮發現對方成熟了不少。

    一襲方便夜行的黑斗篷包裹其全身,簡短的銀發、稍顯粗糙的面龐,以及看不清體型的裝扮讓這位看起來仿佛是一個成熟的青年男子,或者說初步踏上了中年人的行列。

    唯有仔細觀察,才能從對方臉上發現一些女性獨有的秀氣。

    “將你引出高庭那事是我們干的。”

    夜晚環境昏暗,但所處營地卻升有幾處火光,朦朧光照籠罩,周圍有許多士兵虎視眈眈盯著這個突如其來的拜訪者,但因為事先得到了吩咐,他們并沒有靠近去聽,而是緊盯身處于篝火旁的兩人,隨時保持警惕。

    “那個通緝犯是你們的人?”藍禮挑眉問。

    他沒想到對方上來的第一句開場白就是“自首”,但同時他又能感受到這梅葛的一番誠懇心態,這讓他不由提起了一絲興趣來。

    這些年他并沒有獲得這位多少消息,他的情報體系雖說組建完成,但也只是最初形態,浮于表面,沒辦法打聽到太深的東西。

    “我聚集了很多我們那邊的人。”梅葛回答道:“我們在暗地里勢力不弱,想要鬧出點動靜來很輕松。”

    “所以你們與坦格利安達成了合作?”藍禮瞇了瞇眼。

    在“審訊”那個紅袍僧時,他就了解還有另一伙人的存在配合其誣陷計劃,但倒是沒想到會是眼前這位。

    “我們最開始的確是與坦格利安達成了合作,或者說他們雇傭我們替他們辦事。”

    梅葛坦言回答道:“但我沒想到與坦格利安合作的第三者會是那些紅袍僧。”

    藍禮聞言沒說話,對方則繼續開口道:“那些紅袍僧代表的舊日門徒到處捕殺我們的人,我們與他們根本沒有合作的可能。換句話說,除非坦格利安的人能放棄與紅袍僧之間的合作,否則我們不會再替他們做任何事。但據我了解,這似乎不可能,所以我們必須要另謀出路。”

    紅袍僧,或者他們背后的紅神教會在自由貿易城邦當中的影響力很強,特別是在最強大的瓦蘭提斯之內,信仰光之王的人特別多,藍禮對此有了解。

    相比之下,眼前這位所代表的一群人盡管出身獨特,但總歸不過是一些上不了臺面的陰溝老鼠罷了。

    “所以你找我就是另謀出路來了?”他饒有興趣地問。

    “沒錯,我們合作吧。”梅葛一臉真誠地道:“我們無法加入坦格利安,我們與那些舊日門徒是敵人,換句話說,我們與坦格利安也是敵人,所以我們的陣營是相同的。”

    “別忘了你也是個坦格利安。”藍禮提醒對方。

    “但我并非是伊尼斯一脈的坦格利安。”梅葛回答:“既然你熟讀歷史,那么你就應該能了解這其中的差別。”

    藍禮聞言聳了聳肩:“我無法提供給你們任何領地與權力,更不可能讓你當上國王,你找我合作根本沒用。”

    他話語頓了頓,隨后又道:“而如果你了解過,那么你就會知道,我的領地不過是個龍石島。”

    龍石島這個名字讓梅葛有些沉默,但緊接著她就突然笑了起來。

    “你是個騙子,我公開宣揚自己的名號與身世,但除了我們那邊的人,大多人都不相信我說的話,就算相信,他們也都不會用正常眼光來看我。這個世界上的人不會接受我這樣的怪物,所以當國王這件事我早就不想了,至于當領主?我們嘗試過,單憑我們自身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維斯特洛現有的局面,原本我們打算是利用坦格利安入侵達成這個目標,可惜這點現在已經做不到。”

    “那你想要什么?”藍禮挑眉問:“不要權力,難道要財富?”

    “我們想要那些門徒死光!”

    梅葛說道:“他們到處捕殺我們,沒有任何緩和余地,而今他們與坦格利安合作,那么我們也不能干等著讓他們打上門來。”

    藍禮聞言沉吟。

    從種種跡象表明,這些古代人與那些紅袍僧似乎真的水火不容,那么他們顯然不愿意看到紅袍僧所在的勢力成功打敗維斯特洛現有的主人,甚至說,這些人和自己的狀態可能是一樣的,不敢出維斯特洛。

    而他們在維斯特洛之內卻又成不了太多氣候,這種情況下,尋找其他出路不可避免,找到他頭上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以前有接觸過。

    只是合作的基礎是互惠互利,而藍禮可不認為單憑一個共同的目標就能讓這位以及她背后代表著的那些人心甘情愿給他當小弟,更何況藍禮也清楚了解自己目前的資源與地位,或者說明白自己的幾斤幾兩。

    “你們是想要利用我來搭上我兄長的關系吧。”他緩緩說道。

    對方聞言臉色有點尷尬,但卻也沒否認,而是坦然點頭。

    “我們的人雖說不多,但許多都有特殊才能,可以勝任文書、稅務官、騎士、甚至一軍統帥!”

    “但是你們沒身份,沒人會相信你們,而且我沒猜錯,你們現在干的應該是土匪勾當,這是個污點。”

    梅葛聞言沉默,這是他們最大的弱點。

    因為沒身份,他們只能在社會底層廝混,想要上前一步簡直太難了——

    并非所有人都能像藍禮那樣坑蒙拐騙而不露破綻的,甚至說就算藍禮也不可能長時間保持一個身份的偽裝,謊言終究是謊言,總會有破綻可循。

    泛是想要謀求正經途徑的生存,他們這些古代人基本都會以失敗而告終,維斯特洛的領主們雇傭人手時會仔細調查一番,可不是隨便什么人就能要。

    所以除了當土匪與一些閑散的雇傭騎手之外,他們真的沒有其他太合適的就職選擇,然而太平年月,當攔路土匪實際上沒有多少前途可言,小打小鬧賺不到什么錢,也滿足不了他們的胃口,但動靜大了就會惹來圍剿,翻來覆去,他們也受到了不少的打擊。

    身處亂世時這個行當倒是有發展,梅葛也相信維斯特洛未來必然會再次陷入動蕩,甚至他們最初的設想就是與坦格利安合作當個帶路黨,然后趁著維斯特洛舊勢力被清洗之時上位。

    然而坦格利安與紅袍僧之間的合作直接打亂了他們這個計劃,同時他們也突然意識到,他們已經沒辦法在未來的混亂當中置身事外了。

    如果不看的遠一些,他們這些人根本活不長,指望藏起來或者混在其他人當中是不行的,因為那些門徒有特殊的辨別方法,能夠認出他們和正常人之間的不同。

    于是不得已,他們只好想辦法另謀出路,因此梅葛突然拜訪而來,期望的就是能與藍禮,或者藍禮背后的拜拉席恩搭上線——

    沒辦法靠上坦格利安,他們加入拜拉席恩總成了吧?未來戰爭打響,他們即有拜拉席恩當保護傘,成員們有能力的也總會顯露鋒芒,而這樣雖說發展緩慢,卻也多少是個出路。

    然而現在想想,無緣無故,誰又能信任一群沒身份還有污點的強盜?

    梅葛感覺自己有點想當然,但緊接著藍禮的一句話卻又喚起了她的希望。

    “不過如果你們能證明自身的價值,我倒是可以考慮將你們引薦給我兄長。”

    “怎么證明?”梅葛忙問。

    藍禮回答道:“你知道蟹爪半島嗎?”

    烏鴉校長說

    下一章要多等一會,十二點半之前吧~
8号彩票刷流水有骗局吗